以人民为中心
砥砺奋进
关闭
宝胜集团

农地入市改革试点进入最后阶段

农地入市改革试点进入最后阶段

高德敏表示,以前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是“沉睡的资产”,即便有想法也不能动,村子能有今天,首功要归于这次“土改”。

南宁:“南接北引”续写丝路新篇章

南宁:“南接北引”续写丝路新篇章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有着悠久历史的壮乡首府南宁从来都是充满着生机与希望的地方。本世纪以来,接连不断的国家战略机遇彻底激活了南宁的区位优势与发展潜力,使其成为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前沿。

退市常态化:卖者有责,买者自负

推进A股市场退市常态化,是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眼下监管部门应对投资者进行充分的风险教育,把证券市场“卖者有责”“买者自负”的市场法则真正落实到位。

MSCI:既不是目标,更不是终点

防止行业组织截留简政放权红利

向我们的文化传统致敬

“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

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内涵

引导好经济全球化方向,需要“众力”

中国华信

华人医师眼中的英国医疗体系

华人医师眼中的英国医疗体系

桂涛

记者第一次给朱良玮医生打电话时,正是英国曼彻斯特遭遇恐怖袭击后几个小时。朱良玮被紧急抽调到曼彻斯特的一家医院,随时待命。

以《民法总则》推动知识产权法修订

《民法总则》以列举客体的方式规定知识产权,不仅符合我国已经加入的知识产权国际公约,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

  •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对不同形式的金融创新,金融监管应差异化应对。对违反监管规定的所谓金融创新,应严格执行监管规定进行取缔;对确有创新价值的,应按照功能监管的原则,施加统一的监管规则;对暂难以准确定位的金融创新,监管者要有预判、有预案。

  •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程实:一方面,由于上半年的经济反弹改善了企业盈利,“三去一降一补”将在下半年加速推进。至今年年底,清理过剩产能、降低企业杠杆和政府“放管服”改革预计将取得阶段性成果。另一方面,十九大的召开有望为国企改革和税费改革注入新动力。通过加快国企混改试点与推广,去除行政垄断、弥补经济短板;通过加码税制改革和结构性减税,降低企业负担、激活民间投资。由此,阶段性的“三去一降一补”改革成果将转化为长效化的制度红利,释放全要素生产率的上升潜力。

  •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教授·褚福灵:社保缴费是与参保者退休后的待遇相关的,只有达到一定的缴费水平,才能达到较好的待遇水平,如果缴费水平过低,则其养老金水平较低。也就是说,缴费水平要随着平均工资的提高而提高,未来的待遇水平也会跟着提高。

  • 经济学家·宋清辉:自贸区债券市场的发展有着十分广阔的前景,将会在我国债权市场的对外开放中起到桥梁与纽带的积极作用。在岸的离岸市场一旦建成,有望成为自贸区债权市场创新发展的一个突破口,在中国债权市场国际化进程中发挥出巨大的作用。这将对中国债券市场发展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

  • 经济专栏作家·谭浩俊:按照A股目前的情况,指望通过养老金入市来改变低迷格局、转变胶着状态,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A股的问题,决不是资金问题,而是投资者的信心问题,是投资者敢不敢投、愿不愿投的问题。而造成投资者信心不足的主要原因,则是市场本身存在比较多的缺陷。譬如退市和赔付。

  • 央行参事·盛松成:外汇占款扩张引起的基础货币投放具有被动性。由于外汇占款是商业银行向央行结汇形成的,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资产端的扩张,导致了负债端中的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的增加,从而导致基础货币被动增加。在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不变的情况下,这些新增的存款是以超额准备金的形式存放在央行,商业银行可以随时动用这部分准备金向企业发放贷款、进行信用创造。因而,在外汇占款大幅增长阶段,人民银行通过对冲操作,向商业银行发行央票收回货币,以部分抵消外汇占款增长对基础货币的冲击。

  • 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EMBA浙江教学中心主任·盘和林:即便存在非理性消费的情况,也无法否认大学生校园贷确有刚性需求。在治理方面,监管部门对网贷机构按下“暂停键”、对存量进行清理后,除了引入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之外,对网贷机构亦不能讳疾忌医,对一些大型、规范的网贷机构仍需“开大门,堵偏门”。关键是要确立“监护人制度”,以家长等法定监护人的介入来弥补大学生在校园贷上的非理性。

  • 财经专栏作者·肖磊:必须缓慢释放囤积在房地产市场中的货币流动性。政府、金融机构以及个人,都需要防范房价泡沫的风险。与此同时,应找到新的能够吸引并留住资金的“货币池子”,为中国金融去泡沫、降杠杆,营造更多可操作的时间和空间。金融属性更强的股票市场、商品期货市场以及国际上发展较为成熟的具有金融风险规避功能的金融期货、期权市场,可以作为聚拢市场多余货币流动性的最佳发展方向。

  • 经济专栏作家·谭浩俊:建设租赁房的压力,不能由政府一家去承担,而应当分散到社会各个方面,包括开发企业、投资者等。凡是愿意在租赁房业务上有所作为的,可以在政策上给予一定扶持,譬如税收。当然,如果在租赁问题上弄虚作假的,也要决不手软,严厉查处。   住房租赁市场很大,可投资和服务的空间也很大,如果能够调动一切社会力量,把住房租赁市场发展起来,将有利于城市发展、社会和谐。各级政府必须在这方面多下功夫,多做政策引导。

  • 中央党校教授·陈建奇:认为一线城市房地产价格仍将上涨的观点,主要有几个方面的理由。一是人口的净流入支撑房价;二是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水平普遍高于其他地区,构成了本地区居民福利的溢价,由此也对房价上行形成支撑;三是交通等基础设施不断改进优化,持续改善生产生活条件,推动该地区房地产价格上行。然而,从经验上看,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一线城市的价格都出现过调整,北京的房价在金融危机以来也出现过下跌的现象。这些事实都表明,一线城市房价只涨不跌的观点是靠不住的。

8诊股神器
9华南城网 美团

宣城探路农房抵押贷款唤醒沉睡资本

安徽宣城宣州区探索农房抵押贷款20年,一度因银行不良率过高导致探索停滞。去年底,宣州区被纳入全国农房抵押贷款试点,让这项基层探索重获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