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中国创造力
对话新国企
关闭
宝胜集团

卫星上天 量子通信打开千亿级新产业空间

卫星上天 量子通信打开千亿级新产业空间

量子通信广阔的发展前景吸引了资本市场的目光,不少企业积极投资这一新兴产业。然而,也有一些“山寨”公司借量子的名头,在资本市场圈钱。

铜陵:“古铜都”立体转型之路

铜陵:“古铜都”立体转型之路

面对资源枯竭和生态恶化的困局,经过多年不懈的奋斗,这座城市终于实现浴火重生,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多因素制约新兴市场资金流向

此次资金重入新兴市场很难推断为新兴经济体经济基本面的改善,更多受益于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取向,未来新兴市场资金流向将受制于内外多重因素。

化解不良贷款应标本兼治

“地王”高涨难抵市场趋势回落

城管要扩权,先得自身硬起来

当务之急,还要科学界定城管执法范围,明确责权关系,提高各地城管的业务素质和法律意识,督促城管在法律许可范围内文明执法、依法执法。

城管处罚违停,谨防执罚经济再现

公务员“兼职新规”助力社会组织“去行政化”

中国华信

美经济复苏表象下的治理困境

美经济复苏表象下的治理困境

高攀

受劳动生产率下滑和人口老龄化因素影响,美联储预计未来数年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仅为1.8%至2%,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

热情创业要避免劳动纠纷的泥淖

创业,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有新意的项目、有活力的团队、有眼光的投资人,创业还需要有基本的法律常识。

  •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中国也从过去经济全球化的边缘状态进入全球化主流,在这个过程中,随着中国入市这些年成了贸易大国,未来要成为贸易强国,光靠商品输出是不够的,一定要商品输出与资本输出实现互动。

  • 华夏时报编委·冉学东:7月中国的金融数据对人民币汇率极为不利。M1和M2的增速“剪刀差”持续扩大,M1同比增速达到25.4%。数据都表明,实体经济需求极度疲弱,企业投资意愿低,都把资金以存款的形式放在银行,形成某种意义上的“流动性陷阱”。不过笔者预计,G20会议即将召开,人民币大概率维持稳定,出现大幅动荡的概率极小。

  •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卖厂炒房,是典型的“脱实向虚”。工业低端产能严重过剩,导致经济增长下行,实体经济不景气,流动性泛滥,但它无法流入实体。相反,过多的流动性刺激投机,往往更容易掏空实体、打击实业。因此,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是当务之急。

  • 经济学者·马光远:低廉的资金给了房企充足的“弹药”,没有任何限制的杠杆举债买地极大扩张了房企的拿地能力。而这一切都建立在房地产繁荣周期的基础上,一旦资金链条逆转,房企自然面临风险,但更大的风险是提供杠杆的出借方。通过各种创新的融资方式,房企甚至可以做到零成本拿地,制造“地王”,银行不给贷款没关系,还有信托、私募等通道。

  • 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制造业的未来是什么?互联网颠覆了什么?我们有很多企业正在艰苦地生存着,如果认为只要带上互联网的光环就想脱离困境、脱胎换骨,等待你的是死亡的哀号。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近期有些地方出现了“关厂炒房”的现象,即将正在运行但效益不好的工厂关门,拿着钱到房地产热点地区炒房。站在工厂角度看是理性选择,也无可厚非。但从国家宏观经济角度看,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因为经济在进一步“脱实向虚”,经济风险在进一步累积。

  • 著名管理咨询专家·王吉鹏:推进央企重组,要从改组组建国资投资运营平台公司,推进国资委“从管资产到管资本”监管职能转变入手,系统思考,选准突破口和方向,增强国资国企核心竞争力,不断探索创新,构建完善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体系。

  • 经济学家·宋清辉:深港通的重大意义之一体现在助推A股的国际化进程。深港通有助于为未来各式各样的“沪×通”、“深×通”等打下基础。毕竟沪港通和深港通的实现,意味着无论是制度还是技术都达成统一的共识。将来,这种经验有助于A股和全世界资本市场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通互联,并实现共赢。当然,A股国际化是一种趋势,参与到了全球资本的竞争,但实际结果是好事还是坏事,当前无法得出结论。

  • 中央党校教授·陈建奇:尽管目前日本等国的国债占GDP比重已经达到250%左右,美国国债规模也跃居世界第一,但谁也不敢下结论说美国政府或者日本政府可以无限融资。货币超宽松并非引发“流动性陷阱”这么简单,可能会孕育巨大的风险。在此背景下,世界各国更加重视结构性改革,而不是盲目实施超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竞赛,或许是促进全球经济更加健康发展的首要考虑。

  •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研究表明,宏观经济政策不确定性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导致GDP、投资、消费和出口不断下滑。今年以来,我国民间投资增速严重下滑,重要原因在于民间资本对经济增长预期不明确。因此,在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中央和地方政府更应尽量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稳定性和持续性,给市场和公众吃一颗“定心丸”。

8诊股神器
9华南城网

宣城探路农房抵押贷款唤醒沉睡资本

安徽宣城宣州区探索农房抵押贷款20年,一度因银行不良率过高导致探索停滞。去年底,宣州区被纳入全国农房抵押贷款试点,让这项基层探索重获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