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简介 | Introduction
倪金杰:
  

中国人保资产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其他专栏 | Other
连平
谭浩俊
皮海洲
叶檀
余丰慧
曹中铭
陈东
张茉楠
赵晶
钮文新
朱大鸣
黄湘源
倪金节
陈思进
王勇
 
·人民币贬值趋势未形成 2014-02-27
  从NDF(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市场来看,人民币远期汇率跌幅没有即期市场这么严重,这暗示着近期的贬值程度已经触及下跌的边界,贬值趋势即将结束。
·货币凶猛扩张态势未减 2014-01-16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货币供给的逻辑链条必须改变。宏观经济在主动减速,也就必须要渐渐接受货币扩张终结的实际,至少,货币增速要不断地向GDP的增速靠拢。
·应加快建立银行退出机制 2013-09-05
  《破产法》虽然第一次将金融机构列入到破产范围之列,但是并没有针对银行专门的破产规定,这使得在具体的银行退出过程中,势必面临不少法律难题,有待进一步完善银行破产细则。
·增长“下限”如何才能守住 2013-07-22
  面对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拖延”战术,只能是把更大的痛苦留给明天,“甩开膀子”,触动“比触动灵魂还难的”既得利益格局,启动真正意义上的经济改革,才能还中国经济一个崭新的明天。
·银行业亟须民资搅动 2013-07-09
  民营银行如果能够打破国有银行的绝对强势,将能带来充分竞争,民营资本出于利益考量,有望成为行业搅局者,搅动一池春水,激活银行业的活力,提高创新水平。
·以“节流”应对地方财政收支告急 2013-06-28
  财政收入增长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让政府“过紧日子”的时候到了。面对不断传出的地方政府财政收支告急的消息,以“约法三章”为基准,让地方政府严格“节流”就不能有丝毫含糊。
·互联网能否担当经济增长新引擎 2013-05-28
  企业家和政府部门,一起努力,让互联网在新十年逐渐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既能化解房地产泡沫问题,更能实现经济的转型。
·百度何以弃购新浪微博 2013-05-06
  百度放弃收购新浪微博,虽然稍有遗憾,但也不失为成熟思考“性价比”之后的次优选择。面对移动互联网大潮,各家企业多少都在焦虑于“大交易时代”是否已经到来,百度在此次并购过程中的决策逻辑和审慎态度。
·不能以消费低迷放松“禁酒令” 2013-03-29
  中央高层遏制铺张浪费的决心十分坚定。解决消费低迷问题,千万别打放宽“禁酒令”等政策的馊主意。实际上,稳步推进的城镇化战略,蕴含着巨大的消费需求。放松厉行节约的政策,只能产生更坏的后果,而无助于消费需求的实质性提振。
·谨防房价涨势过快 2013-03-22
  短期内遏制住房价疯涨势头,需要在认真执行好“国五条”的基础上,进一步把握好货币总闸门,同时加快推进经济社会改革的进程,以改革红利化解房地产泡沫。
·宽松信贷环境何时结束 2013-02-06
  实际上,近四年的超发货币虽然未引起CPI的持续高位,但是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市场吸收了大量货币,目前正在以各种形式传导至消费品领域。此时,再也不能以货币扩张并不会直接冲击消费品价格为由,任由信贷环境的持续宽松。
·谨防投资再过热 2013-02-04
  眼下,投资占GDP比重畸高不下,调结构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战略。新一轮的投资过热,只能贻害新十年中国经济调结构的进程。
·主动减税仍需加倍努力 2013-01-25
  今年将是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年份,应以更大力度的主动减税,来为实业的强力振兴、收入的真实增长保驾护航。在减税成效初现之际,更没有任何借口放慢再减税的步伐。
·中国式金融脱媒警报初鸣 2013-01-22
  金融脱媒趋势固然可喜,但隐藏的风险巨大;万不可因非银行融资高速扩张,就以为天量信贷十分合理。稳固金融脱媒趋势,首要在于控制信托等市场的野蛮生长,规范民间借贷市场,同时扫清债市和股市的制度障碍,大比例提高股票、债券在社会融资总额的占比。
·中国经济三大新趋势 2013-01-21
  只要中国式金融脱媒能够得以有序进行,民营经济的融资困境有望得到大幅度改善,这对于民间活力的激发、实业的振兴都有着深刻的影响。与此同时,倒逼式的金融改革可期。短时间内,利率市场化、金改试点的落地等等尤其值得期待。
·茅台强行保价或将加速溃败 2013-01-09
  概而言之,茅台重罚经销商,不是挽救茅台价格的良方,只会不断挫伤经销商的信心,让他们的利益受损。想用“行政”手段对抗经济规律,茅台一厢情愿的“保价”行为,或将弄巧成拙,加速价格体系的溃败。
·作别旧模式 迎接新十年 2013-01-04
  应该说,最近三个月PMI指数的持续回升,与发改委之前重启一系列重大投资项目、央行的货币政策结束紧缩状态关系密切。我们看到,最近几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重回高位,各地重现新一轮的重化工热和房地产热,大量项目纷纷上马,不少区域的房价涨势更是凌厉。
·开启中国经济新征程 2012-12-24
  中国经济的新征程,必将从逐步卸下背负多年的包袱起步,由此朝着调整结构和优化质量的方向行进。形势比人强,新十年之约已经开始,自是必须要谋好局,开好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2013年是十分值得期待的年份。
·美量化宽松利己损人 2012-12-14
  在圣诞和新年“双节”即将来临前夕,财政悬崖时刻迫近之际,面对稍稍舒缓的经济形势,伯南克此时再添“一把火”,以提振美国民众的信心,单从美国利益角度而言本无可厚非。但对非美经济体的负面影响,则贻害无穷,进一步绑架了各国货币政策。
·从“晚两小时关门”看银行业服务水平 2012-11-27
  不管是延长银行营业时间,还是银行配备厕所这样的服务,都在短期内具备操作性。关键在于银行要逐步提升现代服务业的高品质服务意识,转换过往的“银行大佬”旧思维。
·新增贷款稳步回落是大势所趋 2012-11-16
  近日发布的10月金融数据显示,中国信贷市场正在呈现稳步回落态势,5052亿元的新增贷款创出了13个月的低点。于是,有专家惊呼,信贷规模的锐减将严重限制经济复苏,势必掣肘“稳增长”目标的实现。
·PMI回升预示经济反弹可期 2012-11-02
  当前形势下,外需定然难以短期内回升,诉诸于内需,就更应在民企繁荣和消费需求激发上下功夫。基于此,为了巩固PMI指数回升的趋势,就需要在结构改革上继续加大力度。
·减税成效初显助力经济转型 2012-10-25
  三季度的各项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筑底迹象亦已经显露。与此同时,一系列减税政策成效初显,为结构转型和经济反弹再添动力。
·CPI回落M2飙升 通胀反弹压力不小 2012-10-16
  我们一方面要防止通胀的快速反弹,但更为重要的则是加快经济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若继续以货币扩张保证经济软着陆,而置诸多制度性变革于不顾,最终只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出口回暖难言已成趋势 2012-10-15
  整体而言,9月份出口形势的回暖,难言已成趋势。在国内和国际双重因素不出现实质性改善之际,中国出口企业更应苦练内功,加快结构转型,不能再走产业链低端的老路。
·央行频繁逆回购的喜与忧 2012-10-10
  回购交易量迅速飙升,说明市场对短期逆回购已经形成惯性,不愿意借贷长期限的资金。这个时候,适时评估近4个月的逆回购操作的成本和收益,铆钉下一步货币政策方向就尤为必要。
·钢铁业如何自救 2012-09-29
  在经济大势不可逆转、短期经济难以见底之际,唯有扭转钢铁的产业结构,提高特殊钢、不锈钢等高利润产品的比重,降低粗钢、普钢的产能,才是钢铁业“自救”的办法。
·QE3对中国经济影响几何 2012-09-17
  从伯南克的坚定措辞可以判断,全球性货币宽松趋势未来两年内难以结束,这就进一步警示我们,必须对这一趋势有前瞻性的应对方案,充分评估其对中国经济的利弊,做好长期应对的准备。
·买债和降息治不了欧债危机 2012-09-07
  不管是买债,还是降息,都只是继续用滥发货币的伎俩,以缓一时之急,“借新债还旧债”的特征明显。因为说到底,都意味着新增货币供给来填补巨大的债务窟窿,而不是真正的化解债务负担。
·金砖国家告别流金岁月 2012-08-16
  金砖国家的麻烦已经开始。从今年上半年起,金砖国家经济增速呈现明显下行态势:中国GDP增速已破8,巴西和印度都面临本币贬值趋势,经济增速也在滑落,放缓迹象明显。
·CPI“1时代”更应放手调结构 2012-08-10
  对中国通胀反弹的忧虑,暂时可以舒缓一口气了。昨天,统计局公布的7月份CPI为1.8%,这是2010年1月以来首次跌破2%关口。而反映物价涨跌的先行指标PPI跌幅,更是进一步扩大到负的2.9%。
·让PMI回暖请从新36条开始 2012-08-03
  中国经济要走向以创新带动效率,消费旺盛、民间活力四射的新路子,才是保证经济迎来新一轮崭新增长周期的好办法。而当务之急,就是从进一步落实“新36条”开始。
·油价下调背后仍存通胀隐忧 2012-07-11
  目前以降息为核心的中国货币政策再宽松,如果进一步刺激房价泡沫,那么接下来通胀反弹、实业凋敝趋势会更为严重。
·92派企业家的激情与理想 2012-07-06
  万通地产董事长冯仑最近的一次主题研讨会上,他这样说:“92派也可理解为‘久了就二’,这群人最大的特征就是喜欢拽‘大词’,最小的词是民主,大的就能聊人类,说宇宙了。”
·逆回购后再降准? 2012-07-05
  为了缓解市场资金压力,近期央行连续两周多次实施逆回购操作,实属历史罕见。本周二1430亿大规模逆回购,更进一步激发了市场关于“降准”的预期。
·“企业年金”何以成不了养老的主角 2012-07-02
  因为基本养老已经率先拿走了一大块奶酪,导致企业和个人很难有多余“能量”,再去缴一份“补充”制度的保险费。
·煤炭告别“黄金十年” 2012-06-29
  和今日的急跌对比来看,煤炭价格的冰火两重天,显然一个关键原因是投资的萎缩。统计局发布的投资数据显示,从去年8月份开始,房地产投资增长速度从高达30%,到5月份已经连续跌破20%,长时间的增速回落,而且回落幅度也越来越大。连锁反应之下,势必严重打击了煤炭的需求。
·再大的调整阵痛也须承受 2012-06-20
  90万亿元:这是新近发布的截至5月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数据。近四年的货币数据,真是给人恍如隔世之感。国际金融危机之前40多万亿,两年前60多万亿,现在90万亿,基数越来越高,增速如再不降下来,真要下个十年搞到200万亿不成?
·食品安全更不是专家“辩”出来的 2012-06-19
  过去十几年,我们一直提倡建立强大的内需市场,这个市场应让劣质企业无处遁形,避免劣质企业驱逐有良知的企业。而不是反过来,劣币驱逐良币,最终让消费者对国产品牌纷纷失去信心,走向海外消费。
·松绑地产或难实现“稳增长” 2012-06-12
  目前,GDP增速固然在滑落,但依然维持在远高于7.5%的位置。财政收入、货币扩张也在回归正常化增长。只要目前的政策执行下去,化解掉房地产泡沫、实现房价合理回归完全可期。
·民间电企所违之“法”该改改了 2012-05-23
  “魏桥模式”至少能够说明,电价可以降,降价不会损害整体利益,相反有利于倒逼国资电力企业加快改革步伐,主动参与竞争。最终得实惠的当然是民众。
·打击机构违法需持续出重拳 2012-05-14
  近期,证监会加大了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一场监管风暴席卷A股市场。较之以往主要着力点对准一般机构和个人大户,此轮监管风暴将券商、基金等机构侵犯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打击。
·光靠资本构建不了文化产业 2012-05-03
  在当今世界,创意产业早已不再仅是理念,而是有着巨大经济效益的直接现实。因此,今天的中国文化产业领域需要既懂商业运作,但更需明白何为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创意的人。
·通胀反弹风险正在加剧 2012-03-21
  在此微妙时刻放松对通胀的警惕,是十分不理性的。一种可取的政策选择是在推进经济系统性改革优化的前提下,维持货币财政政策的以静制动,切不可就此因政策的放松,而纵容了通胀的快速掉转向上。
·准备好承受转型的阵痛 2012-02-28
  金融系统需改革,要将更多的着力点放在扶持民间资本发展上,发展直接融资,给中小企业拓宽融资渠道。在房地产泡沫消融之际,为了带动一大批高质量的企业成长,大力发展和繁荣股市,应是不二的选择。当然,沪深股市诸多制度沉疴需尽快治理。
·“央地”合作模式不可取 2012-02-16
  在土地财政和“铁公基”模式之下,地方上马的工程,投资结构也不尽合理。随着时间的推移,“央地”合作模式的缺陷愈发明显。
·归真堂上市不是创业板的荣耀 2012-02-13
  归真堂与高科技、创新的关系令人怀疑,可活熊取胆与道德底线有关。这样的企业上市恐怕不是创业板的荣耀。如此的企业经营模式被资本鼓励,只能助涨企业继续着眼于眼前利益。
·坚持主动减速 经济转型可期 2012-01-18
  纵使在去年四季度GDP增速滑落至8.9%,“破九”足以引起部分市场人士的过度解读。但是, 较之“十二五”时经济增速下调至7%的目标而言,中国经济增速还有着较大的下行空间。
·告别货币扩张逻辑 2012-01-17
  设想一下,如果货币增速回落到10%以下,中国经济当能在真正意义上摆脱对货币滥发的依赖。而只有货币环境走向了正常化,没有了货币泡沫和通胀的压力,才可能放手一搏,去解决各种微观领域的棘手难题。
·降关税、扩进口是大势所趋 2011-12-19
  通过降低关税,进而下调能源资源、日用品等的价格,对于缓解明年国内的通胀压力,也大有裨益。
·2012:何妨以静制动 2011-12-16
  以静制动,应是2012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选择的上佳策略,这也是中央一直强调的“巩固宏观调控成果”的应有之义。不折腾,还市场以更多自主调节的空间。
·警惕人民币长期贬值 2011-12-07
  人民币汇率的方向,无疑需要继续沿着市场化的改革路径前行。但是需要坚决杜绝再次出现单边行情走势,毕竟长期来看,不用预测即可知道走势的市场,是无法长期健康运行的。
·“降准”之后请加息 2011-12-02
  在准备金率渐渐下行,并走向合理之际,必须辅以基准利率的不断提升。如此方能遏制住货币信贷的井喷格局。
·外资抽离不全是坏事 2011-11-25
  过去十年,伴随着“入世”的对外开放浪潮,外汇占款、外汇储备、国际热钱等,都实现了几何级数的规模激增。不过,近两个月的货币金融数据却预示,这一趋势有结束的迹象,并且可能会带来规模不小的资本抽离。
·何必讳言不救楼市? 2011-11-21
  在目前决定房地产调控成败至为关键的时间当口,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理该对楼市究竟是救还是不救给出清晰果敢而且掷地有声的回答,完全没有必要讳言不救房地产。
·需防范新增通胀因素 2011-11-15
  中国通胀形势渐入微妙时刻,稍有不慎,宏观政策就有可能再度被利益集团袭扰而转向,并最终又一次丧失由危机倒逼带来的结构转型和制度变革的大好良机。
·房价松动潮能否持续 2011-10-26
  这一次房价松动,会不会像2008年那样不过是昙花一现,这主要有赖于此轮房地产调控所能持续的时间。在笔者看来,此轮降价潮能够持续,原因分为国内和国际两方面。
·货币环境走向正常化是件大好事 2011-10-19
  货币回归常态是大势所趋,中国经济再平衡不能寄希望于货币再刺激。当务之急是提升国有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效率,激活民间资本进入实业,给民企以进入更多的高利润行业的机会。
·拯救外贸企业不仅要靠信贷支持 2011-10-18
  通过减税降低成本、金融改革让融资环境趋于公平、汇率机制趋于市场化,以及贸易结构优化等一揽子措施,都是对外贸企业的利好。
·不能再走三年前的老路 2011-10-18
  这两年,中国迎战通胀一直未见阶段性的胜果,虽然央行接连加息、提高准备金率,发改委一再重拳出击商家囤积居奇、不允许企业涨价,但效果一直不彰。笔者以为,根子在于各个既得利益团体的利益盘根错节绑在一起,每逢经济势头不好时,挟持货币政策往往就成为利益集团的拿手好戏。
·这个秋天,泡沫熟了 2011-09-29
  可以预见的是,世界上最具争议、最有影响的中国房价和黄金价格,这两个泡沫都已经接近成熟了。泡沫成熟之际,瓜熟蒂落只是个时间问题。
·全球乱世下我们怎样抓住机遇 2011-09-16
   树欲静而风不止,中国经济不能再因外部经济生病而使自己“猛吃药”。对于中国而言,这一次难以再承担起拯救世界的重任。
·中国市场对内还需更加开放 2011-09-15
  实现民富必须寻找到一个正确的经济发展模式,对内开放成为当务之急,而不是仅靠投资刺激和出口迸发来拉动。
·货币政策走向何方 2011-09-08
  货币环境正常化是漫长的趋势性过程,政策上可能会出技术性调整,但我不相信这一趋势会因外力而再度生变。这几年的货币环境属非常态,“正常化”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谨防通胀压力长期化 2011-08-22
  过去两年,相关政策的滞后,加上通胀治理过于依赖行政手段,造成了今日通胀形势愈发严峻的局面。如果此时还不能痛下重拳,仍任由货币泛滥,通胀压力可能会愈演愈烈,将来的后果和治理成本将远超现在。
·“提准加息”不宜就此结束 2011-08-12
  接下来的货币紧缩思路,除了继续控制新增贷款飙升之外,就是优化信贷结构,给更多的中小企业、优质创新企业创造便利的贷款环境。
·借新还旧不可能根治美债危机 2011-08-02
  调整外汇投资结构,同时减少外汇规模,是必须两手同时进行的事情,舍弃一个,中国巨大的外汇储备都可能陷入大危机之中。
·金融大鳄索罗斯“退位”的逻辑 2011-07-29
  如果索罗斯在有生之年完成了这两件大狙击,那他无疑是一个极度完美的投机者,一个时代最伟大的金融家。但这将意味着中欧两大经济体遭遇大劫。从这个角度说,我倒希望索罗斯的哲学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经济体系的“漏洞”客观存在,但愿我们技高一筹。
·货币环境正常化不应再犹豫了 2011-07-13
  如果我们不能系统性地用加息等手段纠正信贷大跃进的错误,那从根子上打击通胀,强力推进经济转型只能是奢谈。这样下去,只怕中国经济会走日本的老路,在恶性通胀的路子上,滑向“失去十年、深陷滞胀”的深渊。
·本轮加息周期并未结束 2011-07-08
  虽然舆论一致以紧缩来形容当前的货币政策,但是较之CPI不断触及顶峰,一年期3.5%的基准利率则显然还是偏低。
·奢侈品大潮冲击下的通胀治理 2011-06-21
  富裕阶层旺盛的投资和消费能力,的确到了必须找到泄洪闸门的时候,否则货币汪洋一定会急速拉升所有的消费品价格,房价稳定也永无可能。通过降低进口关税,分流更多的资金到繁荣的奢侈品市场,以高价商品的大量成交,用较低的政策成本冻结住泛滥的流动性。
·货币环境距“事实紧缩”还很远 2011-06-14
  76万亿的“钱”已放出,通胀已不可避免,为了不至于让通胀老虎完全脱缰,唯一的办法就是必须要把利息和通胀调到较为平衡的地步,让老百姓觉得把钱放在银行放心,才有稳定的基础。
·直接融资市场改革亟待破局 2011-06-08
  我们需要股票和债券等直接融资市场的破局,以完成宏观经济“软着陆”,而不是让货币泡沫催生的“增长”重复。
·中国经济会否重回保增长? 2011-05-30
  经济似乎再临十字路口。随着宏调政策的效力渐显,GDP增幅降至一位数,投资增幅跌至25%附近,PMI指数持续走低,房地产市场隐现下行趋势……这些迹象表明,中国经济开始放缓,下半年宏观经济下行趋势明显。
·美元反弹或是挤破房价泡沫的“最后稻草” 2011-05-26
  美元大反弹在即,最直接的动力就是美联储升息周期的开始。到时候,国际资本流动势必会根本转向,新兴市场经济“硬着陆”。中国房地产市场也就可能不得不面临痛苦的调整。
·治“淡季电荒”得根治投资依赖 2011-05-20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多年来煤电联动机制始终没有实质性进展,扭曲的价格形成体系,使得价格机制在调节供求关系的过程中屡屡失灵,成为今天电荒的一大症结。
·人民币汇率应更具有弹性 2011-05-13
  每每中美经济关系的关键时刻,都以人民币主动升值对应,本应该具备“纵横捭阖”特质的货币战略,变得纠结起来。
·拉丹被毙事件会刺破资产泡沫吗 2011-05-03
  雷曼兄弟破产是导致上一轮资产泡沫破灭的最后一只“黑天鹅”,那么拉丹被击毙事件,就可以看成是开始撕裂本轮金融再泡沫至为关键的“黑天鹅”。
·限购令“微调”曝土地财政真相 2011-04-27
  如果海口此次的“限价不限购”政策真的执行下去,很多项目都会打着旅游地产的名义浑水摸鱼。笔者相信不少城市都会择机效仿,比如“农业地产”、“服务业地产”等类似的幌子就会应运而生。
·继续加息是必然趋势 2011-04-20
  有存款利率回归到能与CPI相抵,消除负利率,中国的流动性泛滥格局才能大幅度缓解。如果不能真正动用价格杠杆矫正货币供求关系,一贯迷信于行政干预手段,短期内压制住商品涨价,未来的通胀将更难控制。
·警惕全球第二波通胀大潮来临 2011-04-08
  在经历了长时间世界性货币超发之后,全球正在面临着通胀的第二波浪潮。较之2006年到2008年本世纪第一波高通胀时期,新近一轮全球性通胀大潮,势头或许更为凶猛。
·升值抗通胀争议不断 2011-04-08
  汇率博弈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更多的是一种政治斗争的手段。而当本币大幅升值到一定阶段之后,尤其是一次性大幅升值,往往预示着资产泡沫盛宴的结束。
·通胀外界压力只增不减 2011-03-31
  归根到底,中国经济只有加快结构调整,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资源使用效率,着力增加有效供给和抑制不合理需求,才能抵抗输入型通胀。
·受房价影响的远不止10%人群 2011-03-24
  纵使房价只影响那么一小群人,有房人都不抱怨高房价,但是这些与整体经济金融安全、产业结构调整和国强民富的使命相比,简直不值得一提。
·绕不过的价格要素改革 2011-03-23
  眼下亟须推进的要素价格改革,涉及范围小,品种少,并不需要上世纪80年代那样全面影响民众生活的大变革。但何以要素价格改革长期推进慢,止步不前?原因在于主导本次改革的各方,都是极有话语权,甚至行政权的大利益团体。
·地产牛市下半场告急 2011-03-17
  如果限购限贷政策严格执行一到两年,相信资产负债表再好看的地产企业,也难以支撑到明年上半年,降价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但是过去十多年支撑房价上涨的因素会就此消失吗?
·谨防货币规模翻番 2011-03-15
  “货币超发—资产泡沫—物价上涨”三点,其实是一条线,在前几年可能这一逻辑还没那么明显,但是随着近年房价屡屡暴涨之后,泡沫推升通胀的逻辑已经越来越明晰了。
·银行收费新规缘何难产? 2011-03-15
  当务之急,银行要把重点放在通过金融产品和工具的创新,开拓出更多的业务品种,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服务。唯有如此,银行才能真正具备持续长久的赚钱能力。
·GDP如何才能真“退烧” 2011-03-03
  虽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就已经实施了一系列的紧缩货币政策,可从现在的实际效果来看,并未遏制住通胀和泡沫膨胀的势头。
·清算“纸面繁荣” 2011-02-24
  全球纸面繁荣危机留给中国经济的深刻教训是:切不可过快发展虚拟经济,特别是依赖无比宽松的货币流动性,来盲目地堆积虚拟资产价格的泡沫。
·房地产泡沫式繁荣还能走多久? 2011-02-22
  房地产将阻遏“十二五”时期的经济转型计划,和改善民生的大计,因此,结束房地产“击鼓传花”游戏已经到了时间。
·GDP超越日本后应警惕重蹈其覆辙 2011-02-15
  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中国经济更应该警惕重蹈日本经济的覆辙。的确,中日两国经济有着太多的共同点。
·房价上涨动能正在衰退 2011-02-10
  2011年的房地产日子不好过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如果不能从混乱中理清主要的逻辑线条,那么可能就真的错过了化解泡沫的可能。
·加息意在为投资降温 2011-02-10
  与往常几次收紧货币的动机一样,这次是试图通过收紧流动性,以遏制通胀、控制资产泡沫。但本次的央行加息,更为深刻的意义则是剑指正在迸发和失控的投资冲动。
·“北京地价超美国GDP”论证不严谨 2011-01-26
  GDP是个流量概念,而土地收入则为存量概念,总不能年年都把所有的土地卖一回。将两个不同性质的数据进行类比,并不具备实质意义。
·房价调控不可能通过“限购令”完成 2011-01-24
  虽然“限购令”能够有效压制市场需求,令调控重点区域成交量大幅下降,但是必须明白这些需求是强迫被控制的。
·谨防天量信贷再次“失控” 2011-01-12
  21世纪第一个十年已经逝去,大家怀着对通胀和房价的焦虑,以及对未来变革的些许期冀跨入2011年。如何防止通胀和房价双双失控,避免经济“硬着陆”,将成为今年经济政策的主要命题。
·不能让资产泡沫继续飞 2011-01-07
  如今,信贷货币泡沫、房地产泡沫当为泡沫之首,亦是缠绕中国经济难以健康前行的祸首。之所以长期无法摆脱粗放式增长、结构转型止步不前的困局,最直接原因,是经济体系已经完全被“强心针”式经济氛围笼罩。
·如果信贷依然宽松…… 2010-12-29
  假如货币虽然趋紧,但信贷依然宽松,那持续收紧的货币政策将可能 “好心办坏事”,且起不到真正遏制流动性泛滥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