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能否战胜上市公司再融资
    2008-02-27    作者:邓聿文    来源:中国保险报

    股市从来是一个利益的博弈场所。在一个成熟的市场化的股市里,市场主体的较量主要发生在不同投资组合或理念的机构之间,但在我国,利益的博弈主要表现为散户与庄家、投资者与上市公司、机构与机构、监管与发展、政府与市场的较量。一般而言,庄家、上市公司、大机构和政府处于强势地位,而散户、投资者、小机构和市场处于弱势地位。这样一种不对等的博弈格局在近来围绕平安和浦发的增发中再次鲜明地体现出来了。
    1月18日,中国平安公布了规模达1600亿元的再融资计划。2月20日,市场又传出浦发银行也将进行规模达400亿元的再融资,并随即获得后者的证实。虽然再融资是企业的市场行为,但由于它关系到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因此必须讲究时机,谨慎行事,而在目前大盘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各方都应该共同呵护和关爱这一市场,此时两公司推出天量融资计划,就不能不被投资者看作是极不负责的“恶意圈钱”行为。
    面对两公司的天量增发行为,投资者的理性反应自然是抛售其股票。根据人民网最近的网上调查,在20万人次的参与调查者中,超过97%的人反对通过他们的融资计划。来自市场的质疑和反对声音虽然对两公司构成一定压力,但现在看来,似乎还难以动摇他们的增发决心。据报道,包括董事长马明哲在内的中国平安高层团队日前兵分京沪两路,集中拜访当地各大基金公司,意在向后者初步解释备受市场质疑的天量再融资用途等,试图获得机构投资者的支持和帮助。而浦发高管也否认了有关缩量增发的传言。
    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为什么这么厚重的民意竟然对上市公司没有多大约束力?要知道,此事如果发生在国外比较成熟的市场中,上市公司恐怕早就不敢增发了。上市公司的“抗压性”如此之强,个人认为,这是由中国股市所承担的功能与使命造成的。一个高度市场化的股市,其功能、使命只有两个:一是配置资源,二是融资,而中国股市却承担了支持国企解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筹集社保资金、调整国民经济布局、扩大内需等等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众多功能与使命。中国股市自诞生起所设计的目标和模式就是为这些使命服务的。但既要完成这些非市场化的使命,又要搞完全市场化的管理,显然不可能,因此,必须靠政府这只强有力的手来调控股市,市场中大部分无人承担的职能只能由政府特别是监管机构和证券公司来包揽,由此也就构成了中国股市的所谓政策市。
    另一方面,股市要实现政府的诸多政策意图,必须通过上市公司来完成。本来,上市公司作为股市的基石,应为投资者服务,但中国的上市公司大部分又是国有企业,在国有股“一股独大”的条件下,上市公司既缺少有力的评价激励机制,又缺乏强大的监督体系,从而,它也就不会有动力将投资者利益放在首位。而本应保护投资人利益的政府,在这场利益的博弈中,也自然偏向保护上市公司的利益。这也就是说,本应该最有力量监督上市公司的政府,或因与上市公司有着利益上的重叠,或要利用上市公司实现自己的某个目标,因而政府不可能做到严格监管上市公司,往往是“左手严而右手松”。
    所以,表面看,投资者是和上市公司在博弈,实际上,是和上市公司及其背后的监管部门在博弈。虽然面对舆论压力,证监会昨日首次公开表态,称上市公司再融资应首先考虑市场情况和投资者的承受能力,不应是恶意“圈钱”行为。但笔者的判断是,监管层对待增发的态度将会使得平安和浦发的再融资有惊无险地通过。虽然在市场的压力下,上市公司有可能会缩减再融资规模,以此表明其妥协,但是,要他们完全放弃其融资行为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不单是上市公司自己的行为,其背后还体现了政府的意志。广大投资者惟一可以做到的,就是用脚投票,抛售手中的股票,但这样一来,投资者就要承受巨大的损失。普通投资者是否愿意承受如此损失,看来也是存疑的,最后的结果有可能是,虽然投资者极不愿意,但为了自身利益,也不得不与上市公司再融资绑在一起。
    这种博弈局面的出现,似乎是个别上市公司取得了胜利,但从全局看,则是投资者、上市公司、政府三方皆输。股市最重要的是信心,任何漠视投资者和公众利益的行为,最后都会使广大投资者对上市公司和政府失去信心,从而导致股市的自毁长城。而要恢复起民众的信心,政府将不得不付出更多的政策资源。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