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转型升级 申煤预计5年变“申美”
2019-02-22 作者: 记者 王洪峰 王民 范世辉/石家庄报道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河北磁县黄沙镇起伏的丘陵中,申家庄煤矿(以下简称“申煤”)已经封井关停,厂区标语换成:“从头再来,再创辉煌”“我与企业共患难,企业与我同发展”。

  磁县煤炭储量丰富,申煤作为县属国有煤矿,为磁县经济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申煤原有采矿权到期前,他们跑办多年,2000万吨新矿权即将获批时,国家出台政策规定“饮用水源地地下禁止采煤”。

  申煤采煤区恰恰位于岳城水库下方,国家禁令等于给申煤判了“死刑”。申煤响应煤炭去产能政策,主动提出关停。关停不是倒下,而是站起来,转过身,往前走。一年多来,从巍巍太行,到漳河岸边,从斗酷暑,到战严寒,留下了一幅幅申煤人转型奋斗的图景。

  在漳河岸边的平原上,1600多亩沙土地经机械化旋耕,栽种了艾草根,端午节将收获2000多吨优质艾草。

  在原来焦化厂的空地上,三座大棚里的西红柿红绿相间,长势喜人,这种用蚯蚓粪培育的无公害西红柿汁液丰富、口感浓郁,每斤能卖10元,已通过订单销售2300斤。

  在原来洗煤厂的泥池上,30座现代化食用菌大棚里,架子上的双孢菇如天上的繁星,自元旦以来,工人们起早贪黑,爬着梯子采了一茬又一茬,外地客商的小货车拉走一车又一车。

  在原来的净化水车间里,国际领先的数字节能流体阀门正在试验平台上接受测试,这个产品由申煤与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合作成立的节能环保科技公司研制,公司去年合同收入达1000万元。

  在陶泉乡天宝寨山脚下,20座黑色冷棚里,地膜覆盖着的菌丝弥漫了白白一层,再过两个多月,将收获2000多斤名贵的羊肚菌,每斤能卖100元;养生茶厂里现代化的加工设备锃亮,5000多斤蒲公英茶、野菊花茶正在线上线下销售。向山上望去,白色的鱼鳞坑漫山遍野,曲折的登山步道若隐若现。数九严寒,仍有工人修山路、挖树坑,钢铁敲击声、电钻打眼声响彻山谷。

  一年半以前,他们还在地下千米深的煤田“耕耘”。申煤是全国煤炭百强矿、国家安全高效一级矿井,建矿60年,为国家贡献了2000万吨稀有主焦煤,10年上缴利税42亿元。

  当申煤接到通知2017年8月31日前整体退出时,采煤区区长韩玉文心情很复杂:“我18岁到采煤区工作,那些设备都是亲手装上去的,拆的时候就像拆自家房子。”像韩玉文一样,申煤九成以上职工来自山区和周边乡镇,不少是“一家子”“几辈子”在煤矿工作。

  煤矿关了,矿长李军曾经想过,煤矿注销,把产能指标、固定资产变现,职工全部买断,当个甩手掌柜,无事一身轻。“不行!申煤有一支能干的队伍,煤矿关了,但国企精神还在,为什么不再干点事?”

  1726名职工,1205人买断自主择业,187人内部退养,334人留企转型。申煤人痛下决心:绝不再走过去的老路,要向绿水青山要发展空间。

  为支持申煤转型发展,邯郸市委市政府领导多次到矿调研,现场办公,磁县成立领导小组,对口帮扶。申煤人数十次到外地考察煤矿转型、召开研讨会,100余名专家学者来矿实地调研,组成专家顾问团队。职代会全票通过转型升级方案:不上污染环境、易发生安全事故的项目,不上投资大、风险不可控项目,上没有“天花板”的、绿色环保新兴产业项目。

  他们组建河北申美旅游开发集团,挖掘当地观天佛山景观以及红色旅游、花驼古村落资源,发展生态农业,开发天宝寨田园综合体景区。2017年3月,100多名申煤职工登上天宝寨,在坚硬的岩石上,架管道、修水窖、打机井,在悬崖峭壁上,开山路、建悬梯、修栈道,在层层梯田上,平土地、栽果树、垒石堰,多数施工材料都来自矿井里的槽钢、枕木、铁链、支柱,仅悬崖栈道一项就节省工程造价4500万元。

  一年半来,他们靠手抬肩扛,建成2000米悬崖栈道、3公里水泥山路、4.5公里引水管网、10公里登山步道,种植近50万棵树木,绿化荒山4000余亩,种植贝母、射干等中草药400余亩。

  “煤矿转型隔行如隔山,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李军介绍说,申煤利用专家智慧,与专业团队合作,将煤矿转型与乡村振兴、精准扶贫、全域旅游、太行山绿化相融合,聚焦康养旅游、循环农业、节能环保产业。争取用5年时间,实现申煤变“申美”,再造一个新申煤。

 

凡标注来源为“经济参考报”或“经济参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版权均属经济参考报社,未经经济参考报社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播放。获取授权

7000亿纾困资金涌入 股权质押风险大幅缓解

7000亿纾困资金涌入 股权质押风险大幅缓解

分析人士认为,股权质押风险短期得到一定遏制,但长期压力仍存。进一步防控股权质押风险,必须从完善管理制度和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多方面着手,构建化解股权质押风险的长效机制。

·汾渭平原空气污染治理面临“卡脖子”难题